如果一个农夫在春天很努力的去耕耘、播种、灌溉、施肥、除草,我的烦恼是走失了一条小牛

佛陀从容地解释道:“善男子!我们时时刻刻赶着忍辱的牛,持着精进的锄,斩除烦恼的草,为众生播种智慧与福德的种子,结成累累的圣果。你们有休息的时候,我们却日日夜夜守护灌溉,不得休息。这种勤奋,非你们所能想象。”

有人问佛陀说:“我身体一直很不好,到处求神问卜,但是却毫无帮助。请您开示我到底要不要信神呢”?
佛陀问他:“前面那一个村落的农民,在春天时,他们不去耕田播种,而只是天天在神的前面祈求赐给他们丰收,到了秋天,神会赐给他们丰收吗”?
“我想不会的”。
“一个农夫在春天很努力的去耕耘、播种、灌溉、施肥、除草,但他并没祈求神赐给丰收,他在秋天会不会有收获呢”?
“我想他会有收获的”。
“现在我再问你,一个人不务正业,不运动,这个人的家境会好吗?身体会健康吗”?
“这是不大可能的”。
由佛陀的这些开示,我们可以知道,天下没有不劳而获的成果,没有偶然或侥幸的成功,世间一切的事物都是“因缘果”聚合所形成的,因此,人人向往的福报也是需要认真去耕种才能得到的,而不是只凭空口的祈求而能实现的。

福是种来的,不是求来的

农夫寻牛记

农夫们刚刚停止田里的劳作,准备吃午饭。看到佛陀走来,开口说道:“佛陀,非常欢迎你的光临,因为你是解脱烦恼的圣者。不过,你为什么要带领这么多不劳动的弟子走来走去、乞食为生呢?你看我们,有正当的职业,每天努力耕田、播种、除草,吃着自己亲手劳动得来的饭食才心安理得呀。”

过去有一个人问佛陀说:‘我身体一直很不好,我到处求神问卜,但是却毫无帮助,请您指示我到底要不要信神呢?’佛陀听了就亲切的问他:‘请你看前面那一个村落的农民,假使在春天时,他们不去耕田播种,而只是天天在神的前面祈求赐给他们丰收,您想到了秋天,神会赐给他们丰收吗?’‘我想不会的。’‘你答得好,现在再问你,如果一个农夫在春天很努力的去耕耘、播种、灌溉、施肥、除草,但他并没求神赐给丰收,你想他在秋天会不会有收获呢?’‘我想他仍然会有收获的。’‘现在我再问你,一个人如果不务正业,不去运动,你想这个人的家境会好吗?身体会健康吗?’‘这是不大可能的。’由佛陀的这些开示,我们可以知道,天下没有不劳而获的成果,没有偶然或侥幸的成功,世间一切的事物都是‘因缘果’聚合所形成的,因此,人人向往的福报也是需要认真去耕种才能得到的,而不是只凭空口的祈求而能实现的。

农夫寻牛记
佛陀曾说:“产业为五家共有。”“有”家产则怕五件事:第一怕恶王污吏;第二怕强盗;第三怕不肖子孙;第四怕水;第五怕火。因为这些都可能会消耗既有的财产。这就是“有”的烦恼,佛陀在世时曾如此说,可见当时的人,也有这些得失的烦恼。
佛陀在竹林精舍时,精舍附近有一座农庄,农庄里的主人,除了耕田之外还牧牛。有一天,这户农家的母牛生了小牛,小牛生下来才几天,母牛就带它出去吃车,可是稍一不留意,小牛走失了……。
主人看到母牛焦急地呼叫,他也很焦急,赶紧去找小牛。可是一天过了又一天,他从早找到晚,整整经过六天还是不知道小牛跑到哪里去。他不断地找,找得疲倦不堪。正烦恼时,恰好佛陀离开竹林精舍要到村外托钵,他看到疲倦已极的农夫。
佛陀慈悲地问他:“你为何这么疲惫呢?” 他说:“唉呀!我现在很烦恼!”
佛陀问他:“烦恼什么啊?” 他说:“我的烦恼您无法体会!”
佛陀又说:“你讲出来吧!将烦恼讲出来至少会比较轻松啊!”
农夫就说:“我的烦恼是走失了一条小牛。”
佛陀说:“走失一条小牛为何需要如此烦恼呢?”
农夫说:“我就说嘛!您无法体会我的烦恼,因为您出家了没有挂碍啊!”
佛陀又说:“你平常还会烦恼些什么?你的烦恼我一时无法体会,不过你可以讲一讲为什么为了一条小牛,会带来这么大的烦恼,说出来消消气吧!”
农夫心想反正也走得累了,就当作休息来诉诉烦恼也好。他说:“每当我遇到烦恼时,看到佛陀和僧众出来托钵——过着那么悠闲的日子,我就非常羡慕。”
佛陀说:“这跟我们清闲的日子有什么关联呢?”
他说:“有啊!您看!走失了一条牛,我担心这会影响我的耕作,此外还要担心家人的生活。我家里有七个儿子、七个女儿、一位老婆,全家共有十六人。有时收成不好,回家就会听到十四个孩子向我喊肚子饿,老婆也吵着没有米下锅、没有钱可用……。我要担心的事如此多,而您们出家人,不用担心田里是否有水?会不会下雨?也不用担心家里的小孩;不用担心老婆吵着要钱,我真的很羡慕。”
佛陀说:“听起来确实如此——我没有牛可走失;也不用担心家里有七个儿子、七个女儿嗷嗷待哺;我远离家庭,没有家人来干扰,这样确实会使我们的烦恼减轻。这分轻安自在,是我们“自断自离”所得的;而你所有的烦恼却是自找的、是自己延续的烦恼。不过你的烦恼只不过是一条牛、一片田地、一个家庭。你可知道,我也有烦恼?我的烦恼是普天下的大家庭;我所耕作是普天下的众生心;所拥有的牛是耕心地的牛。我要让牛肥壮、让田地丰饶,要让普天下的众生得以平安。试想,是你的烦恼大?还是我的烦恼大呢?
农夫听了,想想说:“嗯!确实我的烦恼比较小,比起您的负担我的烦恼不算什么!”
佛陀又说:“对!你的烦恼比起我来算什么呢?不过我的烦恼‘有’与‘无’是一样的,因为我容纳于天下,天下容纳于我。空即是妙,妙即是空啊!”
这位农夫顿时恍然大悟,说:“走失一条小牛算什么呢?我现在所得到的妙法才是真妙啊!”
凡夫的“有”是烦恼,“无”也是烦恼。家业多烦恼即多;家业少烦恼则少,而天地非常公平,“无”的时候,往往让我们日常生活平平安安、健健康康“好过日”。“有”的时候,因为贪爱享受便多了一些“有”的烦恼,人生原本就是如此公平!

相关文章

Leave a Comment.